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
美丽乡村
分享到:
荤豆花
作者:    来源:    点击:16682

        据说重庆有三美:美女美食美景。重庆人好吃,并颇以此为荣。可为佐证的是在重庆有数条以“好吃街”命名的街道。晚饭时分,在好几家电台都可以听到关于介绍到哪里吃饭的节目,其中最为火暴的名曰“好吃狗”,取其到处寻觅之意。      
  重庆人肯在吃食上下工夫,首先表现在将孔老夫子的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的理论发扬光大。梁实秋先生在《雅舍小品》中记载说,抗战时期客居重庆,常去一朋友家蹭吃。这位朋友的太太有一道拿手名菜:萝卜排骨汤。这道汤做的是既鲜又香且糯,简直从没喝过这么好的萝卜排骨汤。问其秘诀,笑答曰,八个字,少放萝卜多放排骨。梁先生恍然大悟,其实也就是一个“精”字。     
  其次重庆人很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。能将普通的一个不入“煎炒烹炸”四字真言的“煮”字变化出各种花样,并起出各不相同的名号。同样是一锅汤和几碟子生菜,如果自己动手煮食名为“火锅”,如果店家已经将汤和菜事先煮好名为“汤锅”,如果在汤锅里加块嫩豆腐则名为“荤豆花”,如果加几块猪血就叫“毛血旺”,如果有些鸡肠子什么的则称“黔江鸡杂”,如果汤里的是鸭子要叫“老鸭汤”,如果把鸭子换成鱼就变成了“片片鱼”,如果把汤换成清油则要叫“干锅”。诸如此类,还可以因清汤红汤鸳鸯汤的不同而生出各种变化。最妙的是各种变化虽无本质差别,但味道则迥异。看来深得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的易理之妙。     
  荤豆花顾名思义就是有荤腥的豆花。所谓的豆花,说白了就是比嫩豆腐更嫩的豆腐。说来有些拗口。到底有多嫩?嫩得要泡在水里,吃的时候再捞出来,和其他东西一起煮。其实想来豆腐也是一种很有趣的东西。豆子磨碎加上水是豆浆,而且不管加多少水通通叫豆浆。豆浆减少些水分是豆花,豆花再减少些水分是豆腐脑,豆腐脑再减少些水分是嫩豆腐,嫩豆腐再减少些水分是老豆腐,老豆腐再减少些水分是豆干,豆干再减少些水分是豆腐皮,豆腐皮再减少些水分是干豆皮,豆腐腌起来是豆腐乳,放得发了霉是霉豆腐,连搁得久了发臭了还可以是臭豆腐。豆腐可谓是个宝贝。     
  灶头上放一个类似平底铝盆的锅,端上来的时候已经配好菜。一般有豆花,白菜,萝卜,土豆片,芋头片,冬瓜片,笋丝,苕粉,海带,粉条,肉片,肝片,蟹肉,丸子等。当然如果菜不够还可以单独加。待锅里汤被火烧到翻滚的时候就可以吃了。吃时先要蘸些调料。在重庆调料一律叫“油碟”,一般是清油加蒜泥或辣椒酱,以及醋和椒盐调和而成,口味轻重随客人自己调节。象所有的煮菜一样,荤豆花好吃与否关键在于汤的质量,所以因为家家汤不同,荤豆花也就味道各异。想来店老板一定把汤的制作方法当成最大的商业机密。     
  想想看,一大锅各色鲜艳的肉菜在冒着热气的汤里翻滚,伸筷下去夹一点放在油碟里蘸上调料,放入口中,一阵鲜香滑爽,令人口舌生津,胃口大开。一张小小的桌子,四面坐上四个人,八根筷子在一个锅里搅动。据说一个锅里吃饭就算是一家人了,那热气腾腾的吃上一锅菜,还有谁能说自己与其他三个人不是熟得到家了呢?与火锅相比,荤豆花可能少了些麻辣的大气,菜品的奢华和喧嚣的热闹,但却多了不少平和,亲近与自然。 


916
友情提示:本网站提供的地图标注位置、价格等数据仅供参考。